NG体育·(中国)官网入口- ios/安卓/手机版app下载

新闻中心 分类
ng体育下载入口:日本的“太阳”在我市坠落 发布日期:2024-02-10 00:42:04 浏览次数:
本文摘要:日本的“太阳”在我市坠落

有这么一个有趣的说法:洛阳是个风水宝地,抗战期间,别看日本鬼子张牙舞爪、气势汹汹,一旦到了洛阳,没蹦跶几天,就彻底玩儿完。

日本的“太阳”在我市坠落

有这么一个有趣的说法:洛阳是个风水宝地,抗战期间,别看日本鬼子张牙舞爪、气势汹汹,一旦到了洛阳,没蹦跶几天,就彻底玩儿完。何故?古都人戏称,洛阳,对日本鬼子来说就是“落阳”,手持“太阳旗”侵略中国的日本人,到了洛阳就难逃“太阳落山”的命运。

今日,是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的纪念日。明日,是伟大的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日。对于经历了8年艰苦卓绝抗战岁月的洛阳人来说,胜利日,这是一个欣喜若狂的时刻。

为了记录这一伟大的历史时刻,重现洛阳民众笑傲敌寇的历史瞬间,近日,本报记者远赴位于南京的中国第二历史档案馆进行采访。

翻阅那一页页已经发黄变脆的历史档案,看着那一张张昏暗发黑的老照片,60年前洛阳战区受降的辉煌一幕,渐渐在记者眼前清晰起来。

第一战区受降地点原定洛阳

1945年8月10日上午6时45分,日本外务省正式表示接受《波茨坦公告》,决定无条件投降。15日,日本裕仁天皇宣读《停战诏书》,中国政府外交部也于同日正式收到日本政府致中、美、英、苏四国的投降电文。

8月15日下午3时,中国解放区抗日军总司令朱德致电在华日军最高指挥官冈村宁次,责令日军投降。

电文中说:“你应下令你所指挥下的一切部队,停止一切军事行动,听候中国解放区八路军、新四军及华南抗日纵队的命令,向我方投降。”

9月9日上午9时,在这个“三九良辰”的吉庆日子里,中国战区受降签字大典在南京黄埔路中国陆军总司令部隆重举行,日方代表冈村宁次向中方代表何应钦递交了降书。

早在8月26日,中国陆军总司令何应钦就对中国军队受降情况进行了具体部署,为保证接受工作的有序稳妥,将全国划分为16个受降区域,洛阳地区是其中之一。

何应钦22日在给冈村宁次的电文中很明确地指出各战区的受降主官及所属受降地区及接受地点:“第一战区司令长官胡宗南负责接收洛阳地区,日军投降代表为第110师团长木村经宏中将,受降地点定在洛阳。”

8月13日,第一战区兵分多路,向洛阳方向进军:第40军、第90军沿陇海铁路向洛阳挺进;第28军、第29军、第85军经洛卢公路向洛阳进军。

8月22日、23日,第40军、第38军先后到达洛阳。被日军占领一年多的古都洛阳,终于又回到中国人的怀抱。

为了洽谈洛阳受降事宜,8月29日,第一战区副司令长官裴昌会中将来到洛阳,在洛阳建立前进指挥所,主持洛阳地区的受降事宜。

裴昌会向木村经宏转交了备忘录,要求第110师团从即日起执行第一战区的命令,停止一切敌对行为。

在受降时,负责河南地区受降工作的第一战区和第五战区,由于受降日军复杂的隶属关系,在受降区域上出现一定的争执。1945年8月28日,何应钦再次致电冈村宁次,将第一、第五战区的受降区域、受降地点进行了明确划分。电文中说:“为受降方便,第一战区负责洛阳、郑州、开封、新乡四个地区的受降工作,总称仍为洛阳地区,受降地点定在洛阳,投降日军为第12军团,日军投降代表改为军团长鹰森孝中将。

值得注意的是:直到此刻,第一战区的受降地点仍然定在洛阳。

然而,情况在1945年9月5日发生了变化,当日何应钦在致冈村宁次的一封电文中说:“第一战区受降主官、受降地域不变,受降地点改至郑州。

受降地点怎么会突然从洛阳改到郑州?

据长期研究抗战历史的中国第二历史档案馆研究员郭必强介绍:在抗战期间,洛阳曾经长期是第一战区司令长官部所在地,驻洛日军第110师团又是第12军团的主力部队,所以第一战区的确希望把受降地点放在洛阳。

受降地点改至郑州,从某种意义上讲是个意外。郭必强就这个问题,曾经奔赴台湾查阅了国民党史著《抗日战争大事记》,该书这样记载:由于日军第12军团的军部在郑州,于是中日双方商定将投降地点改在郑州。

受降现场:中国人扬眉吐气 日本兵呆若木鸡

由于种种复杂的历史原因,第一战区受降现场的情况,60年来一直鲜为人知,连洛阳、郑州的地方志里,也鲜见记载。

为再现这一历史时刻,本报记者在南京第二历史档案馆,查阅了中国战区存档的《第一战区受降纪实》、《中国战区受降纪实》、《中华民国战史》等资料,终于有机会“重现”当年受降的光荣时刻。

1945年9月22日上午,中国战区第一战区在郑州前进指挥所大礼堂举行隆重的受降仪式。

受降礼堂被布置得庄严肃穆。

礼堂正面,悬挂着深蓝色布幔作为背景,前面分别竖有中、美、英、苏四国国旗。在礼堂中央,放置了一张覆盖白色台布的长方形桌子,桌子上首作为受降席,下首为投降席。在受降席的两侧,还分别设有战区将校席、记者席和仪仗队席位。

8时55分,第一战区司令长官胡宗南上将等中方受降军官进入礼堂。

8时58分,日军第12军军团长鹰森孝中将等5名日方代表进入受降礼堂。

鹰森孝等5名日军代表走到距离受降席前三步的时候,整齐地排成一横队,向中方受降最高长官胡宗南敬军礼。

胡宗南命令鹰森孝就坐,鹰森孝小心翼翼地坐在投降代表席中央。

双方就坐后,第一战区副长官范汉杰宣布:记者可以摄影三分钟。

此时,中外记者纷纷挤上前,捕捉这个值得铭记的历史瞬间。这一时刻的到来,洛阳人民等待了很久,是百万河洛人民和亿万华夏儿女一起用鲜血和生命换来的伟大时刻,当然弥足珍贵。

这些昔日不可一世、无恶不作的东洋恶魔,此时完全没有了嚣张的气焰。

据《第一战区受降纪实》中记载:鹰森孝当年58岁,头发已经斑白,戴着近视眼镜。

此刻,他前额低垂,面容沮丧,呆若木鸡。

摄影完毕后,鹰森孝站起来,对胡宗南说:

“本人今日前来拜受命令。”

胡宗南用十分威严的语调问他:

“贵官有无证件?”

鹰森孝拿出自己的身份证书,恭恭敬敬地呈献给胡宗南。

胡宗南过目后,将身份证书交给范汉杰。

接着,胡宗南拿出宗字第一号命令,签字盖章后交给范汉杰,让范转交给鹰森孝。

鹰森孝立即恭立接受,并在命令受领证上签字盖章,再行恭呈。

这个时候,会场气氛极为严肃、凝重。中、日双方在场人的所有思绪,都被那庄严的受降程序所吸引。

胡宗南以明确、严厉的口气对鹰森孝说:

“希望贵官切实执行本长官之命令!”

鹰森孝一躬身,谦卑地说:

“是、是!”

胡宗南命令日军投降代表退席。鹰森孝率领日方代表,徐徐站立,退后三步,再次向胡宗南敬军礼,然后退出会场。

此时,胡宗南发表了一个简短的演说,中外观礼人员纷纷走上前来,向胡宗南道贺。

9时15分,受降仪式完成。

此刻,胡宗南等第一战区的受降官员仍然抑制不住激动的心情,所有受降人员均赶到附近一个大操场,举行了隆重的升国旗仪式。

此时,大操场内,早已成了欢乐的海洋。据史料记载,来自郑州、洛阳等地的数万民众,参加这一极具历史意义的升旗仪式。升旗现场,欢声雷动,盛况空前。

为了纪念接受日军投降这一盛事,第一战区还专门发行了《胜利日报》,“阐扬政令,报道消息,鼓励士气民气”。

侵洛日伪军的末路

令人欣喜的是,记者在中国第二历史档案馆查阅资料时,居然意外地在《中华民国战史》的文件堆中,找出了时任洛阳陆军第61师政治部主任刘尔煊就日军缴械问题,发给国民党军事委员会政治部部长张钧的电报。

电报中说:“集中洛阳之投降日军第110师,人数共一万零八百名,已遵令于10月18日开始缴械,我第一战区裴副长官指示洛阳接收委员会主持接收该师团,并派山本参谋长官赴交接地点,督导日军缴械,秩序颇为良好,至10月27日,日军全部官兵仍集中西工营房,听候处置。

人们关心的是,当时洛阳日军的缴械地点到底设在哪里?

郭必强说:“经我查实,缴械地点在洛阳一个大操场里。”

记者回洛后,通过查阅大量洛阳史料确定:当时日军缴械地点,就设在民主街的东北运动场。

中国第二历史档案馆史料记载,驻洛日军缴械的消息,直到18日深夜才传至老城,洛阳的军民欢声如雷,大家纷纷燃放爆竹,结队游行,高呼口号,人群经久不散。

史料记载,洛阳地区日军的武器、器材、物资的接收工作,从1945年10月18日开始,10月30日完毕。

日军缴械后,就成了第一战区的俘虏。资料显示:第一战区受降区域内,投降日军官兵43334人,日本侨民322人。

值得一提的是,还有驻扎在洛阳乃至河南西部伪军也走向末路。

史料记载:日军投降时,在第一战区辖境内活动的伪军有3.8万余人。

这些伪军平常倚仗日军撑腰,狐假虎威,四处烧杀抢掠。日本人一投降,这些伪军也终日惶惶如丧家之犬,向抗日军民乞降。

中国军队收缴了伪军的武器,共缴获各类枪支25900余支。

这些伪军,除其中罪大恶极的被严惩外,大部分被拨补国民党部队缺额,也有一些被地方政府改编为保安团队。


本文关键词:ng体育官网入口,ng体育下载入口,ng娱乐平台官网入口

本文来源:ng体育官网入口-www.indexteq.com